位置:网站首页 >>产业观察>>正文

中国制造业要走美国路? 曹德旺:“我们还没有工业化,跟着美国跑去工业化,不死都不行。”霸气!!!

来源:纺机网 | 作者:纺机网 | 时间:2017-9-13 17:03:18 | 订阅《东方纺织》周刊

百丽CEO盛百椒曾骄傲地宣称,凡是有女人路过的地方,就会有百丽。赚钱容易,让百丽迅速扩张;也是赚钱容易,让百丽急速没落。何止是百丽,有无数的中国企业都是被赚钱容易所害。赚钱容易为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埋下了祸根。

近两年来,中国企业普遍认为钱难赚了,觉得干实体经济已经没有前途,要么抱怨政策环境差;要么转行到新兴新产业里寻找更赚钱的机会;要么漂洋过海去国外投资;要么索性关门大吉,拿着赚到手的钱去享受生活。

7月,美国威斯康辛州长办公室发表声明称,苹果供应商富士康将在2020年前在威斯康星州投资100亿美元,用于建设制造业园区。预计这笔投资将创造13000个就业机会。据称,这是海外公司对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绿地投资。

甚至美国总统也坐不住了,特朗普在发布会上也说正是自己的功劳。

那么问题来了,富士康投资10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难道中国制造业真的都要跑到美国去赚钱了?


曹德旺:中国制造业不能走美国弯路

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 曹德旺

1976年,福州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采购员

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团

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国内A股

1995年,福耀玻璃进军美国市场

2016年,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设厂

近日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回归制造业并没有什么优势,美国真正的制造成本比中国要贵。

曹德旺认为,目前美国暂时的优势是,资源能源价格便宜,其油价只有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五分之一;财政不缺钱,可以通过印钞票来解决。但在当下来比,其真正的制造成本,在工厂还是比中国贵。但中国的制造产品跟美国相比时,需要加进交易成本跟制度成本,加入这些成本后中国的产品就比美国的贵。曹德旺表示,中国还没有实现工业化,更不能学美国“去产能化”。

“现在的年轻人,这一代年轻人,都存在崇拜华尔街的问题。”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到美国学人家去工业化回来,这些回来中国的年轻人,也是往上海滩、北京、深圳、广州跑,跑到那个虚拟经济梦想的地方,去那个地方去了,我们这样漂亮的工厂都招不到人,还好我们才十几年时间,现在美国人醒过来,我相信也会带动中国人醒过来。”

80年代后放眼全球,发展中国家普遍出现去工业化浪潮。美国也直到奥巴马时期才重提回归制造业,面临重重困难。但曹德旺直言,美国回归制造业暂时还是比中国有优势,因为中国加进交易成本和制度成本后,比美国贵。中国80年代以后开始跟美国学习去工业化,但此时的中国本身还未实现工业化,中国没有本钱去工业化,因为中国许多资源和粮食依靠进口,作为基础产业的第一产业更不能随意放弃。

“美国两百年的工业化,才提出去工业化,我们还没有工业化跟着美国跑去工业化,不死都不行。”


以下为采访实录:

曹德旺(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我们就一个追求,为中国人做一片自己的玻璃。中国企业想实现全球化,我相信它需要沉下心,实实在在的动一点脑筋。作为一个男子汉,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有担当,必须履行报国为民这个职责。


主持人:从80年代以后,放眼全球,发展中国家普遍走上去工业化的道路,而美国在过去五十年,也走上了去工业化的道路,直到奥巴马时期,才重提回归制造业,但面临重重困难,在你眼中,中国可以从这些国家的发展路径中学到些什么。(美国)现在回归的话,它的优势在哪儿呢?

曹德旺:没有优势。


主持人:没有任何优势。

曹德旺:暂时有优势,它现在它的资源能源很便宜,它油价只有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它财政不缺钱,通过印钞票来解决,拼命印美元,真正的制造成本,当下来比,在工厂它还是比中国贵,那中国产品跟它比的时候,我们需要加进交易成本跟制度成本,那我们比它贵。


主持人:但也确实它现在制造业回归,也面临很多这个危机,包括这个劳动力的成本是中国的七倍,然后低端的产业很多已经转移了,变成它的供应链不齐备,然后产业的空心化,那我们看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也会踏上一样的道路吗?

曹德旺:这个事情,我是农民企业家,讲话又是比较直接的,美国人现在提出来制造业回归,回归制造业大国地位,那你提出这个口号,就先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去掉制造业的。


主持人:70年代开始。

曹德旺:今年40几年时间,80年代大学毕业的人,他去工业化干什么呢?搞虚拟经济,80年代大学毕业,像你们这样年轻人都在往哪里跑呢?往华尔街、硅谷,往好莱坞跑,底特律没有人去,大家都不去了,那么美国政府还在后面凑热闹,支持出台工会法、安全法、劳保法等等,它08年开始发生危机以后醒过来了,没有制造业不行,什么都去买不行,所以我跟美国人讲,你那个印钞票的纸也是靠进口的。

曹德旺:那中国现在碰到什么问题啊?中国最早学苏联,解放初期学苏联,一学跟他学三十几年,到了后面的时候,30几年完以后,老大哥倒以后,邓小平说那就美国,我们往美国跑去学习的时候,碰到了美国在去工业化,在推去工业化。


主持人:那个是80年代以后的,主要过去。

曹德旺:对,那意思是我们还没有工业化,学人家去工业化回来,这些回来中国的年轻人,也是往上海滩、北京、深圳、广州跑,跑到那个虚拟经济梦想的地方,去那个地方去了,我们这样漂亮的工厂都招不到人,还好我们才十几年时间,现在美国人醒过来,我相信也会带动中国人醒过来。


主持人:中国从这个过程中应该是学到些什么呢?

曹德旺:美国有本钱,它当初提出来去工业化,我告诉中国人,你没有本钱,中国什么都进口,铁矿、铝矿、铜矿、石油天然气,连吃的粮食,小麦、玉米、大豆、花生都进口,电脑能够拿来做汽车科学,还是做什么科学呢?你说曹总起码可以用来定餐,敲几下,他会送到我办公室,全中国都这样过日子,天上掉下来大米给你吃,我认为民以食为天,吃饭还是第一大事,你应该明确产业的分工,第一产业是基础产业,必须把它搞好,把地种好,起码保证我们吃粮自给。


主持人:所以但您觉得中国制造业对整体经济来说的重要性是在于哪里呢?

曹德旺:制造业是为农业,就第一产业和国防提供服务,因为我们制造业的落后,导致我们国防兵工的落后,兵器的落后,导致我们农业的落后。


主持人:所以中国反而就不要跟随这条去工业化的这个道路?

曹德旺:我们不应该,因为我们还没有工业化,人家美国人两百年的工业化,才提出去工业化,我们还没有工业化,跟着人家跑去工业化,你不死都不行,我告诉你。

曹德旺:现在的年轻人,这一代年轻人,都存在崇拜华尔街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社会风气就变成最优秀的年轻人,确实就不进入制造业了,就反而是说扎堆进入金融、IT,这些赚快钱的行业,那怎么办呢,没有人才,你怎么发展这个行业呢?

曹德旺:这个还是好的,我那几天在北京,北京人跟我讲,现在名校里面招的学生,以女孩子为主,能够好不容易招几个男生的时候呢,都是妈妈宝,那我说中国男生到哪里去了?他说都打游戏去了。


主持人:那制造业有什么可以吸引这些顶尖的人才再次回归呢?

曹德旺:责任心来吸引他们,一种报国为民的情结,你不要做那种一辈子(混)过去,中国十几亿人也不缺我一个,那你就完蛋,你应该提出来,中国十几亿人,要想让他振兴起来,从我做起,就差我一个,每一个人都这么要求,国家就非常兴旺。


主持人:那你觉得现在年轻人还有这种理想抱负吗?

曹德旺:我相信还是有的,因为人是善良的动物,人是理性的动物,你不要去管他们怎么样,你自己先做起来,或许他们这样那样做不对的,可能他们有特殊情况吧,我们可以本着宽容理解的状态理解他。


主持人:那在整个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是应该坚持初心,还是应该是说多元化发展,向新的这种领域去进攻呢?

曹德旺:多元化发展是各抒己见,各有各的情况,各有各的需求,这个我也不敢下定论。


主持人:但您是坚持这四不做,这个金融、地产、网络游戏、资源。

曹德旺:而且到现在这两三年,那些所谓风投基金,金融平台找我入股,比如你去入股需要五千万的钱,占30%的话,我只要两千万就可以顶过去占30%,因为我曹德旺的名挂进去,可以有这个优惠,但是我跟他讲,正因为这样,我不能碰,因为之所以大家对我的尊重是我的坚守,我这个不贪。


主持人:就为了保持自己的一个名声,不去做这个事情。

曹德旺:没有错,天下钱很多,不是什么钱都能挣的。


主持人:那您要赚的钱是什么钱呢?

曹德旺:通过自己辛勤劳动,双手做玻璃赚来的,我不做房地产,为什么?因为我会做玻璃,这个生意让别人去做,他说好赚钱,好赚钱,那让他去赚,一样的,我又不缺钱,我只要能够吃就行,说到做到,对不对,因此赚多了,赚多了,我来捐给你。


主持人:所以你就一直坚守在这个制造业方面,大家都觉得不好做了,特别是现在大家都说整个经济都是脱实向虚。

曹德旺:他们比较难,因为他们发现困难的时间太迟,我前几年就分析会进入今天的状态,做足一切的作业准备。


主持人:是什么东西让你有了这个预见性呢?

曹德旺:学会通过现象来判断这个结果。


主持人:您看到了什么现象,让你有了这个判断呢?

曹德旺:大家都不做长期的生意,都求短平快,借钱各种渠道借,那个银行贷款还嫌太慢,高利贷还嫌太慢,还要用网络来贷款,我说你不死,都不行。你说银行贷款,银行有银行法,银行有规定的,嫌太慢,现在都要用网络搞,敲进去几秒钟就要贷到,我说你神经病。

曹德旺:有一年地方财政危机的时候,向我借钱,把收费站抵押给我,我专门在银行给他开一个户头,本来是收费站作抵押,要抵押五年才能收回,我收两年发现已经可以了,全部收回来,我跟他讲后面不收,你把收费站给他拆了,他们说你拆得起,我以后如果再困难,没有收费站了,最后还是他商量了地方拆掉。


主持人:所以你是不贪便宜,不贪小便宜,也不贪大便宜,不贪便宜。

曹德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我爸教我的,这是做生意的标准,包括政府我不逃税不偷税,不行贿官员,你肯定说你起家,哪里来那么多钱,一片一片积累起来的。


主持人:就是自己滚雪球滚起来的。

曹德旺:对啊,我们不但不要求政府帮助,我们要去帮助后面,有责任去帮助后面的人,拉上来,这才是企业家、企业人,明白吗?整天跟政府谈条件,你帮助我,帮助什么?你都要帮助,那些人,西部那些贫民怎么帮助,我很自豪的说,我在十六个省投资,很受他们尊重,我跟他们谈判投资,从来不谈免税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这个是比较特别,多数企业家还是会去争取资源,争取这个优惠政策啊。

曹德旺:何必呢,你说我为谁而做呢?


主持人:您觉得没必要。

曹德旺:没有必有。


主持人:就不需要政府给你们这个优惠去帮你们减轻重担。

曹德旺:我跟我的员工讲,要靠我们的双手,靠我们的智慧,把钱拿进来,不要靠政府补贴,政府没有钱,他很被动,他需要花的钱太多太多,既然去追求成功,那么就恪守诺言,坚决不走歪门邪道,人生的每一天的每一件事情好像你在砌人生这座大厦一样的,每一天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垒砌这座大厦的一块石头或者是一块砖,不要因为这个地方我们今天很累或者很穷,买不到好的砖,随便砖拿来码,你这一段你砌进去,垒进去以后,又拆不下来,垒高了以后,这个地方承载不了,倒下来,就是这个问题,很多人很辉煌的时候,摔下来的时候,都是在中间出问题。

要学会相信,相信一切,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法律可以打折扣的,(省一建)那个官司打的,当初我只要拿几百万给他,就解决了,不打了,他后来挑起这个要跟你打,我跟你打,我损失了几千万,我跟他讲,为了共和国国徽的尊严,打到联合国都跟你打这个官司。


主持人:所以不是在乎那个钱财了,就是要得到一个公义,在全世界也打,这个反倾销案都打,都去坚持。

曹德旺:社会必须面临,就这么简单,讲清楚,是我的错我该,不是我的错,你不许乱说。


主持人:而且见到你还是跟官员保持一定的距离啊。

曹德旺:我很尊重官员,我认为他分工管理国家,我分工就做企业,我没有本事,必须听从他的指挥,但你乱指挥了,刁难我了,我不做,我可以不做,缴枪,那要做,我尊重你,你尊重我,你做你,我做我。


主持人:我记得我看过一个报道,就是说普通公司的话,可能20%的员工,中层员工,有这个非常自约、自束,就自虐型的,但你们公司可能80%的中层管理,都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准,就自我的约束,是不是也是受到你的影响?

曹德旺:对,我告诉大家,老板做到了,你最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你不要做,可以提出,老板你自己没有做到,因为带兵最好的教育方式,身先士卒,你在他前面。


主持人:所以看到你还是每天四五点起床,工作十五个小时,没停下来,不缺钱以后这种,什么还继续推着你往前走,每天这么努力的投入?

曹德旺:修行,这是信仰,因为实际上我最好,符合我自己最大的利益,退休,留一点时间去玩,因为赚钱的人不花钱,花钱的人不会赚钱,我应该去花一点自己赚的钱,但是我想现在去坐下来把过去的钱,赚的钱来花的话,等于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个,因此我一定要做到像蜡烛一样,烧到最后一滴没有了。


主持人:一直烧下去,不累吗,感觉不累吗?

曹德旺:累也要烧,这是社会责任,我认为不管你有什么办法成功,但是都离不开社会资源的支持,培养一个企业家是非常不容易的,只要能够走得动,都应该去做。


今天,特朗普要重振制造业,苹果供应商富士康去美国了;Adidas中国制造商去美国建设智能工厂;中国讲智能制造,在去除工业污染,但社会虚拟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对于中国制造业,你怎么看?

    (本网尊重各兄弟网站及独立撰稿人之版权,如发现本网刊登您的稿件而未署名,请联系我们.同时本网也欢迎对市场具有敏锐判断和独立见解的行业人士前来投稿,投稿邮箱info@168tex.com 电话:0512-63082910)
责任编辑:任萍